afqymer520

完美世界的彼方[PSYCHO-PASS同人]——31(下)

冰之境界:

亲吻着槙岛的耳廓、下颚和脖颈,狡啮这回没有再放过机会。张开的手掌贴在平坦而且结实的胸膛上,用掌心轻揉着那点不起眼的装饰物,之后又用指尖将它掐住。


“嗯……”


“疼吗?”


听到槙岛的哼声,狡啮问道。


“不是疼……而是……”


后面的话槙岛没有说下去,狡啮想也许是这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又或者是,槙岛羞于开口——


无论是哪一个,都很可爱。


“嗯……啊……”


随着手指慢悠悠地转动逐渐硬挺起来的乳头,槙岛的表情染上了浓重的情色气息,渐渐的,淡雅的樱粉注入浓稠颜料,变成了鲜艳的绛红。这是并不适合槙岛的颜色,因此看起来才十分特别。


“你的脸……好红啊……”


一边爱抚着在颤抖中愈发成熟的果实,狡啮一边贴近槙岛的脸轻飘飘地说着话。


“那……你也脸红一次吧!”


不甘心地喘息着,槙岛突然搂住狡啮的头,送上了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唔——”


舌头被卷得甚至感到了疼痛,然而这疼痛却是快乐的,快乐到了令人头晕目眩的程度。


“哪有你这么接吻的。”


被吻的上不来气,狡啮张大嘴用力喘了几口。


“这是报复。”


槙岛轻松地说道,眯成弦月的金瞳,透过朦胧的水汽在观察狡啮的反应。


“报复我吗?你会后悔的……”


话音刚落,狡啮突然俯身在槙岛胸前那颗被玩弄得已经熟透了的果实上咬了一口。


“啊……”


听到这声呻吟,狡啮咧开嘴笑了。右手继续欺负右边的乳头,而左边的则交给舌尖来膜拜。温热的口腔和狡猾的舌肉轮番刺激着敏感的部位,悄然绽放的红润像是在渴求更加激烈的蹂躏。


槙岛的喘息声变得急促了,那张游刃有余的面具终于被狡啮无情地撕碎——


他要看看,槙岛最真实的一面。


“嗯……你这样……也算体贴……么……”


“够体贴了吧?我可是一直在为你服务……”


“明明……你自己也……乐在其中……啊……”


在指肚按住乳头的同时,槙岛发出一声叫嚷。狡啮脸上的笑意顿时更加浓了,埋头继续用灼热的舌尖烫伤那颗胀大了一倍的肉粒,紧接着是吮吸,直到坚挺的乳头红得充血了才心满意足地停下。


又是一阵甜蜜的亲吻,灵活的手沿着槙岛精瘦的腹部一路摸到了下方——那个狠狠抬起头来的欲望。


“不……”


“放心,只是帮你解决一下而已……”


吸着对方呼出来的空气,狡啮和槙岛脸都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


“相信我,我不会乱来的。”


“嗯……”


点点头,槙岛缓慢地闭上双眼。这不是一种死心或认命,而是一种陶醉的表现。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他能够信任的,那么,那个人一定是——


“想什么呢?”


突然,令人脸红心跳的回忆戛然而止,槙岛不禁面露怒意,睁大的眼睛不是好像,而是的的确确在瞪狡啮。


“干嘛,一大清早表情就这么可怕?”


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狡啮咂咂嘴:接着说:“话说回来,果然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单人床还是很挤吧!”


美好的重温被打断,槙岛遗憾地叹了口气,伸手扯了扯狡啮光滑的手臂。


“是很挤啊,看你,半边身子都快着地了。”


“你以为是谁害的啊?”


“反正不是我。”


槙岛先发制人,将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狡啮无语,印象中他和槙岛理论好像没赢过几次。乖乖下床,穿好衣服后他扭头问:“早餐想吃什么?”


“是你点单?还是你下厨?”


“我下厨。”


“欸……?”


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感叹词,槙岛微笑,坐起身来,牛奶般白皙的上半身隐隐约约点缀着几颗鲜红欲滴的草莓。


“简单的料理我还是会做的。”


“那就做你拿手的好了。”


“好。”


在狡啮在厨房跟锅碗瓢盆奋战的这段时间,槙岛已经穿戴整齐坐在被炉里捧着笔记本电脑看新闻。


“真是和平啊……”


刚发出这声慨叹,敏锐的注意力便被屏幕下方一条滚动的弹幕吸引了。


触摸屏幕将消息点开,密密麻麻的广告语里面,一个用汉字写法写成的单词霍然刺疼了眼球。


“药……”


“嗯?你感冒了吗?”


就在这时,狡啮端着两个冒着热气的盘子走了进来。


“给……”


没有移开视线,槙岛以盯着屏幕的状态接过狡啮递来的盘子。


“是炒面和热牛奶。”


“不用看就知道么?”


“呵呵,我鼻子很灵的。”


闻言,狡啮突然伸手捏住了槙岛的鼻子。足足过去了半分钟,槙岛依然毫无反应。


“看什么看的这么入迷?”


松开手,狡啮也坐下来,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广告……”


“广告?”


伴着疑问的声音上扬,打死狡啮都不相信槙岛会因为一则广告而不理自己。


“是广告……新上市的感冒药广告。”


咯噔——


心脏翻了个个儿,狡啮两道剑眉用力蹙了起来。


“难道说……”


“有感冒药新上市并不是什么怪事,问题是……”


一边用筷子夹起狡啮辛苦做好的炒面,槙岛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指着屏幕上的白色小药瓶,由于图片被放大的关系,连贴在瓶身上的标签都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如此……”


看来和平的日子到此为止了,狡啮严肃的脸犹如休止符为他和槙岛短暂的休假画上了句点。


“组成这个药品名称的片假名,重新排列一下的话就变成了……”


“‘摧毁西比拉’。”


“是啊……简直就像是迫不及待要告诉我们他的意图。”


“宣战布告么……”


“大概吧……真是的!”


揉揉额头,狡啮以最快的速度将盘子里的炒面扫荡一空。


“知道制药公司是哪里吗?”


“言叶生物制药株式会社。”


“等你吃完早餐我们就过去吧!”


点头应允,槙岛加快吃饭速度,心中对克隆槙岛的敌意也以同样飞快的速度增长着。


这炒面可是狡啮亲手为他做的第一顿饭,虽然味道一般般但意义却不同凡响。结果,好好的气氛就这样被一张标签破坏得干干净净,在他看来,就算对方拿命来赔,都是赔不起的。


“生气的时候吃饭对肠胃不好……”


心思被看穿,槙岛扬起头莞尔一笑:“我没生气,只是在思考。”


“你思考的时候准没好事。”


“呵……你知道的还真清楚。”


闲聊时间有限,吃完早餐,他和戴上摩托车头盔的狡啮火速离开了安全屋。


 


与此同时,公安局局长办公室目前正像灌了铅似的,空气重得人难以呼吸。


“常守朱监视官,关于槙岛圣护还活着这件事,以及狡啮慎也的下落,为什么没有及时向上面报告?”


坐在转椅上,单手玩着魔方的公安局局长禾生壤宗正在以死水般的声音质问自己的下属。


立正站在办公桌前的朱,沉默着,一直。


“好吧……这件事就交给二系来处理。”


“不要,狡啮先生他……”


“常守监视官!”


话语被尖锐的吼声打断,朱只好咬住嘴唇,缄口不言。


“上次你在确保槙岛圣护的事件中,出现了非常遗憾的结果,所以……这次我们不会再让一系插手的。”


禾生壤宗使用的是“我们”,而不是“我”,可见现在,他是作为西比拉系统在和朱对话,而不是以公安局局长的身份。


“我明白了。”


行了一礼,朱在离开办公室之前突然回过头。


“就算没有我们一系帮忙,狡啮先生也不会输的……那么我告辞了。”


砰!


大门重重地摔上,门内迎来异样的死寂。


半晌,手中的魔方倏然停止旋转,禾生壤宗,笑了。



评论

热度(33)

  1. Lei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2. 吻心泪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3. chun净♀水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4. afqymer520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5. 娘喊他魏女婿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6. Sharon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